• <tt id="dz4ed"><form id="dz4ed"></form></tt><tt id="dz4ed"></tt>
    <cite id="dz4ed"><address id="dz4ed"></address></cite>
  • <i id="dz4ed"></i>
    <source id="dz4ed"></source>
  • <track id="dz4ed"><menu id="dz4ed"></menu></track>
      1. <b id="dz4ed"><noscript id="dz4ed"></noscript></b>

          <video id="dz4ed"><menuitem id="dz4ed"></menuitem></video>
          首頁 >天使投資 > 正文

          一位天使的本真生活:別人眼中的“富二代”

          2016-05-31 09:55:44  
           

            

          我是天使投資人Hui(崔會紳),容銘資本的創始人。我的故事從英國布里斯托開始,這是倫敦西南120英里的一座城市,在它附近,就是當年羅馬人攻占英格蘭時,發現溫泉的地方。在那里,我度過了大學時光,尋找到了陪伴至今的一些伙伴,也開始了最早的冒險。

          我曾經是個瘋狂的玩家?;蛟S還有人記得,在校內網最火爆的時候,我是它上面德州撲克游戲排行榜上第一名的那個家伙;我打《魔獸爭霸》——像那時候每個男孩一樣——,我打得還不賴,甚至出錢去資助了一支歐洲的魔獸團隊去打職業比賽,幫他們達到歐洲第三;偶爾,我也會全副武裝跑到橄欖球賽場,跟一幫盎格魯撒克遜人碰碰肌肉。

          玩樂并沒有耽誤學業,但我敢說自己大概也稱不上學霸,我的心思正放在別處。19歲時,我升上大二,開始鼓搗起創業,其實也算不上實際意義上的創業,只能算是鼓搗點小生意吧。

          一位天使的本真生活:別人眼中的“富二代”的抑郁癥與投資抗爭史

          代表美式橄欖球隊BARACUDA參加大學生聯賽的Hui(崔會紳)。

          第一個項目是倒賣二手車。其實英國的二手車市場已經很成熟,也很少有什么機會,但是剛好上學期間房東是個療養院的管事。我經常去跟療養院的老人聊天練英語,同時也了解到他們雖然都不開車了,但是老人都對車有感情,車都留在家里沒賣,有的都十幾年了還里程很低保養很好。車不賣的另一個原因是,當地的車場一般都以舊換新,如果要把車直接折現的話,還要在以舊換新的估值上再打一個折扣,直接把車賣掉也價格非常低,很多老人覺得對自己的車有感情就干脆不賣了。

          我找到這些老人,給他們以舊換新估值的現金把車買過來,因為車都很新,里程很低,最多也就是因為長時間沒開電池不行了換換電池,倒手一賣,利潤還不錯,我現在還記得我賣掉的第一臺車,1000鎊買來2000鎊賣掉的starlet,一買一賣兩三天而已。因為我不懂車,所以找了個學汽車制造的博士生合作,他平時給學生當當輔導員或者給餐廳送送外賣賺外快,顯然不如做這件事輕松,還不耽誤學業,他負責看車,不用出錢,其他我負責,賺了分20%給他。

          另外,英國北方的車比南方稍微便宜一些,但是當地人也懶得為了賺個幾百一千鎊的大老遠把車從蘇格蘭開到英格蘭南部賣掉,但是對于我們這些留學生來說,蘇格蘭非常漂亮,去玩一趟花幾百鎊有點心疼,但是剛好可以去之前在autotrader上看幾個潛在可買的車,坐火車過去,買上車,開著車在蘇格蘭玩一圈,回來南部賣掉,免了租車還賺了錢,賺的錢正好cover掉所有花銷,每次去蘇格蘭玩兒就干上這么一票。

          這票買賣說實話我干得不錯,不僅賺到了在英國的學費和生活費,也用余下的錢幾乎周游了大半個英國,恐怕不少英國人都沒我逛過的地方多。

          一位天使的本真生活:別人眼中的“富二代”的抑郁癥與投資抗爭史

          圖中圈過的地方,就是Hui(崔會紳)靠轉賣二手車的盈余,周游過的英國地方。

          轉眼到了2008年,兄弟我不小心搞出了一場大事件。那年,人類社會最重要的事,除了一場高加索地區的局部戰爭,就是北京奧運會了。那時候,我剛好回國休息,無意中看到電視新聞,北京的酒店房價因為奧運飆升,一間普通的如家都要2000多人民幣一晚了。與此同時,奧運期間要控制人流,北京的高校都要清空,學生宿舍就空出來。我看到了機會,準備把學生宿舍租下來,改造成青年旅舍出租,賣床位,就像最早的airbnb那樣,一個房間6個床、8個床,每個床位兩三百一晚,一個房間也賣個兩千人民幣。一個人成不了事,我拉來了兩屆學聯的主席一起干,因為奧運期間來住青年旅館最主要的就是學生,學聯是最接近學生的。

          物色了北京東北五環的一所學校,但上來要先交20萬定金,我們咬牙交了,心里卻一點底沒有,并不知道,房間能不能租出去。我們嘗試了很多渠道,還做了自己的網站,但是直到奧運會開幕還有一個多月,我們也沒有接到太多訂單,甚至已經想要放棄前面的定金,避免后續更多定金的損失。最后,我們開始嘗試把資源掛到hostel.com等第三方網站上,沒想到,審核過后的第二天,我們收到了雪片般的訂單。很快,美國人、歐洲人、非洲人,甚至正在打仗的俄羅斯人與格魯吉亞人,一共幾十個國家、累計幾千號人住進了我們臨時出租的青年旅舍。

          接著就來事兒了。由于缺乏經驗,我們并沒提前跟當地派出所備案,而當地的大爺大媽看到一下子擠進來這么多老外,有人就報了警。警察很快來了,盤問了我們一遍,沒發現什么出格的事,也放過了我們,4位警察叔叔還留了下來,24小時免費幫我們站崗。

          有驚無險,我們沒釀成一場國際糾紛,還大賺了一筆。那時候,我的合伙人高慶一管財務,我們的錢箱子里每天都能收到各國的貨幣。我們就把外幣存起來,把每天收到的人民幣拿出來,跑到酒吧嗨。這是我作為大學生創業者的瘋狂年月。

          做這兩個項目的初始資金都是用的來年學費和生活費,還好最后都賺錢了,如果賠了錢,就只能輟學創業,說不定airbnb就最先從中國出現了呢,當然,這是玩笑話。

          2009年,我帶著團隊和項目回國創業,本來想做一個類似于autotrader的二手車交易網站。去找投資人融資的時候,沒有忽悠到投資人,卻被投資人忽悠成了他的投資經理。他認為我們做的項目在中國還沒有到時候,但是我們幾個人還不錯,愿意帶帶我們,讓我們學習一段時間再創業?,F在想想,那時候我們確實除了一腔熱血,其他條件都不具備,too young too naive了。學習了一段時間,我認識了一個比我大一歲的投資人,一起成立了投資公司,并號稱當時中國最年輕的天使投資人。

          那年我23歲,這不是一個好過的年紀。新的投資公司大概運行了半年時間,基金還沒募集完畢,我就退出了團隊。原因是理念不合,做人、做事兩方面吧。這個投資公司又存續了幾年,但后面的事情就和我無關了。這件事教會了我,一定要和有正面積極價值觀的,有格局、有理想、有情懷、有擔當的人一起做事。

          那是我第一次做投資,那時候也是一腔熱血,覺得這個事做下去一定會很厲害,說要35歲以前退休,退休之后要買海島,買游艇,買飛機。其實,那時候沒有想清楚,做投資最終得到的不是這些東西,雖然做好了,想有它們順帶著也可以有,但更重要的是享受這個過程,在這個事業里獲取快樂,成就他人,順便成就自己。投資的結果有可能是痛苦的,因為會投出血本無歸的項目,但是過程卻全部都可以是享受的。當然,當時說過的一句話還是對的:好漢不賺有數錢!

          2010年底,我打算自己發起一支基金。要說明的是,我的父親是一位企業家,我就是被人們稱作“富二代”的家伙。一般來說,富二代有三個主要路線,一條是直接接班,但多數情況下父輩的事業并不一定是二代所熱愛的;第二條是做跟父輩企業相關的業務,能夠選擇在這個方向上自己相對喜歡的那條軌道,也相對能借助資源;第三條是做純粹自己喜歡的事情,但很難借助到父輩積累的資源,更多的要靠自己的努力,同時還要承受著“做好了是應該的,做不好就是無能”的眼光。我想我走的算是第三條路吧??赡茉诙鄶等搜劾?,我們是衣食無憂、資源不愁的一幫人,人們從媒體上看到的是我們看似光鮮的衣著和生活,但人們看不到的是,個中苦味以及不足為外人道的事情吧。

          我父親生意做得還不錯,也有著不錯的管理團隊,多年來他已經不親自插手業務了。管理團隊的叔叔們經常跟我溝通,想讓我去接班,不想讓我做投資。但我想堅持我的道路,希望他們能成為我的LP,支持我成立一支基金。

          為了說服他們以及他們的朋友,我飛到各地募資,有一次到了西安,在火車站見到了父親企業的一位負責人。把我的想法告訴了他,這位叔叔指著火車站前,跟我差不多的年輕人,問我:你覺得,我如果給這些年輕人幾千萬,他們玩得了嗎?

          這個問題對我而言,就像現在大家愛說的:“我竟無言以對”。好在,最終獲得了企業負責人以及父親的支持。作為交換條件,我跟他們約定,如果做得好,我就這條路走到底,如果做不好,就回來上班。

          一支五千萬的基金成立了。這支基金是和某知名投資機構合作的基金,管理團隊和我們合作非常融洽,也非常給力,兩年多時間,基金投了10多個項目,我個人在外也陸續投資了一些項目。到了2012年底,大部分的錢投出去了,但投資是個時間的生意,沒有這么快就能看到回報。我開始著急了,叔叔們是做實業起家的,也越發不看好這個投資,就把事情叫停了。本想再發起第二支基金,也就沒有后話了。

          在這之后,發生了兩件事。一個是約定開始生效,我被叫回去開始學習管理企業,開始上班。另一件事是,伴隨我多年的抑郁癥,開始惡化。

          抑郁癥從大學就有,十年來,這個病癥一直伴隨著我,時好時壞。2013年,回去上班后,越來越不愉快。因為我的身份,常常被人捧著、哄著甚至善意地騙著,也沒人真正能管的了我,慢慢的自己也變得越發浮躁、膨脹、暴躁……我也很想改變自己,讓自己熱愛起這個事業,能真正的學到東西,能為公司做出該做的貢獻,為他們分擔壓力,承擔起責任。但我還是沒有做到。我變得越發孤僻和抑郁,以及自暴自棄。

          我以前從來不玩網游,只玩策略性的游戲,但那一年,我卻租了房子,買了電腦,拉起一幫人跟我每日每夜地打起了游戲。幾個月時間,在游戲里扔進去上百萬,每天兩三包煙的抽,吃完的盒飯扔的滿屋子都是,也從不跟家人朋友聯系,沒有人找的到我,但結果并沒有讓我在虛擬世界找到快樂,抑郁癥卻更嚴重了。最后,在連續一周的高燒之后,我意識到,這樣的自己是在自殺,與其這樣下去,不如什么都不做,回家和家人待在一起。其實,我是在求救。

          我砸掉了電腦,退掉了房子,自己返回了香港的家里。那是2013年的最后一天,我飛到深圳,在深圳回香港的路上,又趕上跨年大堵車。車窗外,大家都在放煙花慶祝,人們的臉上興高采烈,我卻自己坐在車里發愣,不知道為什么,只知道有很多東西憋在心里,很難受。

          2014年,我是個抑郁癥病人,診斷書上的描述是:重度抑郁,重度焦慮,躁狂,雙向情感障礙……我什么都沒有做,白天睡一整天,晚上睡不著發愣,像個白癡一樣,也不運動,什么也沒有想,吃各種不同的藥,見醫生,偶爾打打電視游戲。在此之前,我自認是個很有理想的人,認為自己是與眾不同的。但那一年我開始承認自己就是個普通人,我有不足,有一些事情做不到,我是個抑郁癥病人??傊?,那一年,就這么渾渾噩噩地過來了。丟掉了一些包袱,也慢慢找回了一些自己。自暴自棄一年的我竟然慢慢的好轉起來,就像一句玩笑話說的那樣,“一旦學會了破罐子破摔,你會發現世界豁然開朗”。

          以前,自己總是想要獲得別人的認可,特別是父輩的認可,所以常常會逼著自己說一些別人愛聽的話,做一些別人喜歡的事,但其實想想我們真正認可的人,都不是因為他們說了什么我們愛聽的話,做了什么我們愛做的事,而是做了他們自己熱愛的,認為對的事情,并且付出行動,做出結果,才最終獲得了我們的認可。

          越來越多的好消息也隨之傳來。第一期基金投資的項目,經過了幾年的磨礪,紛紛成長了起來。2015年1月底,第一個項目上了創業板,一路漲停,一度成為了股王。之后的每一兩個月就有一個項目掛牌新三板,并且大多都是達到了未來創新層標準的優質項目。這給我打了一針雞血,讓我很快恢復了信心,原來投資這件事做得并不那么壞。父輩也看到了這個成績,他們也開始越來越支持這件事。

          一位天使的本真生活:別人眼中的“富二代”的抑郁癥與投資抗爭史

          天使投資人Hui(崔會紳)。

          我開始重起爐灶,拉起了一個團隊,成立了容銘資本,這是2015年3月份開始的事情。

          說說我的團隊吧,這是令我自豪的一件事。團隊人不多,到現在全職的也就五六個人,但這幫伙計都是我認識多年的老伙計,我們在英國留學時候就認識了,后來一起創業做青年旅舍、做二手車,一度聚散,最終又走到了一起。比如上面提到過的高慶一,我們都叫他老高,他年紀比我們大點,在英國讀了人工智能博士,回國后有過兩次創業,做得都不錯。我們認識了快十年,他也得過抑郁癥,我們曾經是一起吃藥的病友,可以說,如果沒有老高他們,我在英國,一個人可能很難挺過來。我敬佩這個老兄弟,就說服了他,讓他保持了之前公司投資人的身份,加入了我新成立的投資公司。

          朋友未必能成為生意伙伴,但最好的朋友一定能相互支持。從成立這一期基金一直到今天,我們經歷過很多事情,甚至有一些毀滅性打擊。但我們這些人能夠相互支撐,我們挺了過來。磨難最終都變成了財富。

          早期投資這個行業不遵循二八原則,而是1%的投資人投出了99%的好項目。我認為投資概率高的有兩類人,一類是在大機構、大平臺一步步鍛煉出來的投資人,這類人有大量的項目經驗和廣泛的人脈資源;一類是創業成功的企業家,這類人對自己的行業十分了解,能對被投企業帶來直接的幫助;當然還有第三類,高凈值人群、富二代、明星、傳統企業轉型群體等,這類人往往會投出特別意想不到的好項目,幾百倍幾千倍的案例也時有發生,從而吸引了更多的人進入到這個市場,但更多的是賠得血本無歸。

          我覺得這主要是因為相對缺乏這三個能力,一是缺乏判斷出哪些是好項目的能力,二是判斷出來了又缺乏接觸到這些好項目的能力,三是接觸到了又缺乏投資進去的能力。我認為這三個能力是投資成功的基礎,是每個連續成功的投資人必備的能力。特別是接觸到好項目和投資進好項目的能力,因為一旦具備了這兩個能力,是否判斷的出就變的不那么重要了。

          舉個親身經歷的例子吧,在微信的起步階段,移動互聯網的從業者是第一批使用者,應該是12年下半年,我加入過一個叫“移動社交”的群,那是最早的一批微信500人群,大多都是處于創業初期的項目創始人,我在群里加了一些平時提出過有意思觀點的人,關注他們的朋友圈和他們在做的事情。后來,這里面出現了滴滴、快的、唯品會、美麗說、36氪等等公司,試想一下,如果有一支基金,即使不做判斷,閉著眼在這個人群里面投給每個人100萬,現在會是什么樣的回報?

          所以,投資成功的概率是可以通過不斷的提高項目源來提高的。我們要做的,就是持續的增強項目源的質量,讓我們的成功概率從萬分之一變到千分之一,再到百分之一,去最終讓我們的運氣來得更早一些。我們這幫人準備做一輩子投資,所以我們不浮躁,我們也不著急,不斷提升概率,該來的總會到來。

          對現在的我來說,投資是一件關乎熱愛和堅持的事情。投資人要有超強的學習能力,超強的好奇心,我覺得我們有,也具備做好這件事的條件?,F在,我正在逐漸改掉失眠的毛病,向我的一位導師、合作伙伴、好基友王利杰Leo學習——他發起了一個“靈肉之戰”,堅持每天早起、晨讀、運動、克服惰性。我試圖妥善管理自己的情緒,我的抑郁癥也正在離我遠去。我在成為更好的天使投資人,也在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午夜理论片最新午夜理论剧

        1. <tt id="dz4ed"><form id="dz4ed"></form></tt><tt id="dz4ed"></tt>
          <cite id="dz4ed"><address id="dz4ed"></address></cite>
        2. <i id="dz4ed"></i>
          <source id="dz4ed"></source>
        3. <track id="dz4ed"><menu id="dz4ed"></menu></track>
            1. <b id="dz4ed"><noscript id="dz4ed"></noscript></b>

                <video id="dz4ed"><menuitem id="dz4ed"></menuitem></video>